主页 > 医疗美容 > >南京一艾滋携带者整容被拒 阳光医生伸援手
南京一艾滋携带者整容被拒 阳光医生伸援手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时间:2019-08-14 01:39

  一家原本已安排手术的整形医院通过手术前的HIV检测发现小周是艾滋病毒携带者后,退钱回绝了小周,之后多家医院也因同样原因拒绝了小周。小周说,他几乎绝望了。

  小周(化名)今年27岁,目前是位于江宁的一所知名大学在读研究生。由于性取向与常人不同,作为男生的他有个独特的梦想:他从小对自己的脸型不满意,一直希望做一个让自己变美的整形手术。最近这两年,他一边在校读研,一边在一家医药公司做兼职销售,终于筹到了做整形手术需要的5万元钱。

  可天降不幸,今年2月的一次体检中小周被查出染上了艾滋病。小周觉得自己时间不多了,整形的需要更是迫在眉睫。

  3月17日,小周去汉中路上的一家知名整形医院进行了咨询,医生对他的诊断是下颌骨肥大,建设他接受长曲线下颌角截骨手术,双方约定小周先交钱,第二天就安排手术。18日早上9时,小周就去了那家医院准备做手术。谁知到医院后,医生“悄悄”给他做了HIV检测,就在检测出他HIV呈阳性之后,医院拒绝为他做手术,理由是他白细胞偏低,以及有“其他”疾病。

  院方建议他去治疗艾滋病的定点医院做手术,并把手术前缴纳的手术费退给了他,当然还是扣除了700多元的检测费。

  昨天上述整形医院给小周做检查的李医生告诉记者,当天早上他问过小周“是否有其他疾病”,他隐瞒了自己的真实情况。他还说,如果接受小周入院只怕会造成医疗传染,而且还会造成其他病人恐慌,因此只能选择退费。当记者问他这是他个人的意见还是院方对此的规定时,李医生表示无法回答,挂断了电话。

  江宁区疾控中心一直在对辖区内艾滋病人提供免费治疗,该中心的金医生负责小周这个病例,他告诉记者,我国艾滋病发病人群的构成特点正出现明显变化,以往的高发人群如性服务者、吸毒者的感染者比例逐渐降低,男同性恋感染者的比例正在不断增加,其中南京今年新发现的感染者中,像小周一样的“男同”已占到50%左右,成为第一高发人群。“尽管我们都主张用平等的眼光来看待同性恋者,但是实际上不少同性恋者对自己本身的性取向也感到苦恼,因为毕竟在现代社会中会受到很多非议。”金医生说,所以,像小周这样勇敢站出来争取自己权利的艾滋病人还是很少的,对此他们也希望大家不要歧视和恐惧艾滋病人,在有效的治疗手段之下,他们的病情相当程度上是可控的。

  至于医院强制给病人做HIV检测是否合法的问题,金医生说,这方面国家并没有规定不允许。现在很多国家都是强制检测,每一个入院治疗的人都会被强制做HIV检测,这样做可以预防医疗事故。

  据南京市疾控中心负责人介绍,我国《艾滋病防治条例》规定:医疗机构不得因就诊的病人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或者艾滋病病人,推诿或者拒绝对其其他疾病进行治疗。在一些国家,医生拒绝给艾滋病人治疗其他疾病,将会被吊销医生执照的。实际上,只要能做整形手术的医疗机构从理论上都可以为小周做手术,不愿为他手术的原因恐怕还是有“恐艾”意识。不过“阳光医生”可以防止此类事件的发生。

  记者随后联系了“阳光医生”中的一位,南京市口腔医院黏膜科的蒋红柳医生。她在得知小周的情况后,表示希望小周主动和她联系,尽快到门诊进行相关检查。她也会通过医院医务处和进行下颌骨整形手术的正畸科和外科医生联系,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制定一套完整方案进行手术。蒋医生表示,以前也进行过艾滋病人下巴受伤后的整形手术,为艾滋病人做手术,必须有严格规范的防护操作制度,正是有了严格的防护措施,医护人员在为艾滋病人做手术中极少发生职业暴露,即使在手术过程中发生职业暴露,也能迅速启动阻断程序,将危险消灭在萌芽状态。

  昨天下午,记者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小周,当得知自己的整容梦很快就要实现时,他泣不成声,连连称谢。

  南京市2010年组建了“阳光医生”医疗团队,从南京市各家医疗机构招募一批各学科的临床医生志愿者帮助艾滋病患者。目前南京的“阳光医生”已经有59名,来自鼓楼医院、市妇幼保健院、市口腔医院、市胸科医院等20多家市级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