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物访谈 > >看看什么职业适合你?记者亲历人才测评
看看什么职业适合你?记者亲历人才测评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时间:2019-02-13 18:46

  你对自己了解多少?你习惯锐意创新还是务实有序?处理问题是情感占先还是理智第一?在性格这只无形之手的背后,什么样的工作最适合你?——一份时下最流行的“人才测评”,为你掂量下是否会“误入歧途”。

  小林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在一家电脑公司搞软件开发。工作几年来,全身心投入、兢兢业业,可业绩不大。最近,这位苦恼的软件工程师来到南方人才交流中心,一番专业考测之后,测试结果告诉小林,软件开发不是他的强项,他更适合做“公共事业管理”或“经纪人”。小林在70分钟内做了500道习题后,一份长达20页的《发展潜能与最佳专业分析报告》,为他提供了“最佳十大专业排序表”,报告表明,他在“操作性”和“社会性”两方面能力最强。小林颇有感触,“如果真是这样,我走了不少弯路。”

  测评中心的刘峰告诉记者,参加测试的多被专业所困,迫切希望找出“症结”。而另一类就是考生。调查表明,中国考生填报志愿时“没有认线%;不管自己资质怎样,填报志愿及工作跳槽时,和热门专业、职业“套近乎”的大有人在,使得自己学习和工作中饱尝专业错位的痛苦,自信心大受打击。“在测评中心,有的高学历者是哭着进门的。”刘峰举例说,学会计专业的暨大研究生小杨学业不佳,给测评中心发来“电子邮件”求助,做完网上测试题后,得出的参考专业是“技术类”。

  刘峰告诉记者,按照规定,从1997年起,外地人才调进广州必须过人才测评这一关。达到合格者,方可调入广州市。去年开始,部分大学应届毕业生来粤工作也必须接受测评。加上不少企业借助该方式缩短招聘流程,节省招聘费用。因此,这些人才测评的对象有主、被动之分。

  一般来说,主动要求测评的个人压力较轻,主要是想通过测试来找出不足,或确定职业发展方向,能更加真实地反映自己的情况。一位华南理工大学的学生在厌倦了其从事的机械设计工作后,想换一份管理方面的工作,但又不确定是否能够胜任。后来,他在测评中心接受测评后,得知自己具有管理方面的潜能,现已在广州潜心攻读MBA了。

  南方人才市场测评中心是广州一家大型人才测评机构。据测评中心的刘峰介绍,参加测评的个人以求职者居多,测一次花费约为150元。为“珍惜”这份测评报告,有些人会把它附在求职简历之后,拿到人才市场上去。用人单位一般都很欢迎这种“坦诚”,一方面有利于有的放矢,另一方面也便于区分定岗。

  不仅个人,一些商家、跨国公司对测试也是情有独钟。据了解,像宝洁、IBM、壳牌等跨国公司的中国公司在招聘和录用新人时,都会委托有关机构或者自己操作进行人才测评,并将其作为反映素质的重要资料。

  据了解,在美国等发达国家,专业测试已开展了近百年,研究机构还对测试者辅之以长达10年的追踪研究,最长的追踪研究达75年。不过专家也提醒,测试终究是依赖人为开发的系统,只能为潜能发展提供参考,不能神化。人才测评是在国内红火起来了,但仍旧打的是“引进西方先进测评系统”的旗号。不少人担心,这种“引进”会因东西方价值观、翻译偏差等与原题产生出入。因此,外国测评本土化显得尤为重要。

  杨海军说,他们现在所用的试题虽然是“引进”的,但都有经过华南师范大学心理系的修订。一些科研机构,比如中科院心理研究所、人事部考试中心等,也都在研究试题的基础上进行重新的编排,以适合中国人自己的心理特征。

  据悉,国内测评的可信度已达到了80%以上。但无论在国外还是国内,人才测评却只能算是一种参考,不能神化。它对于人的深层道德品质很难真实地测出,被测者也可能会因为暂时性的心情变故或预先“做足功课”而影响到测评的准确性。所以,企业跟个人千万不要固执地认为,这就是唯一的标准。

  测评中心自开业以来,已接待个人测评超过4万人,集体测评单位近300多家。每天参与测评的个人与企业组织前来测评的人都有10来个。刘峰说,企业招聘新员工、挑选高层管理者最看重测评,这个“冷面”裁判让他们最放心。

  对于在网络上进行人才测试,专家认为比较难实施。原因有三:一是技术上的不可预知性。如果你做题做到一半时,掉线了,之后继续做,是不能用来算分的,因为某些测试有一个时间的限定。二是作为分析师或辅导师,很难把握网络另一端的被测对象,缺少面对面沟通的真实感。三是中国整体国民素质还有待提高,只有实现网络全面普及,网上测试才能有市场。

  记者即将离开测试中心之时,恰逢昆明市人事局与组织部前来“取经”。据测试部王克勋部长说,之前已有上海、沈阳、青岛等地的有关部门前来考察了。看来人才测试不仅在广州,在全国一些大城市也会蔓延开。

  记者为亲身体验测评,看看步入新闻这行是否“误入歧途”。人才素质测评题一共有104道,答起来并不难,比如:“做一件事前,你是准备一下还是边干边想?”“这次测试分低了会影响你的情绪吗?”“你是否偶尔会想到一些坏得说不出口的事?”“见一个生人,你会觉得有些不自在吗?”在非A即B的选择中,记者答起来一路顺手,有时故意不答真正所想,想看看机器是否能判断出记者耍的小花招。

  机器对记者撒谎多少最先评判。“测谎得分是7分,测试结果有效。”第二项是一张图片,柱形表从灵活性、领导力、自信心、细致性、社群性、合作性等10个方面对记者一一打分。结果记者各项数值基本都在均值上浮动,惟有自信心一项稍微领先。

  对记者的性格综述最为有趣。报告说,记者“有自信心,有自强、自立的愿望。喜欢独处和静思,工作中计划性强,外向、好交友,看问题细致尖锐”。缺点是:“不很讲究人际交往技巧,有焦虑倾向。”最适合的工作是“资料收集和整理、人力资源管理、编辑、统计等”,看来记者步入新闻这行还算入了正道。

  刘峰说,从数学模型和心理学角度来说,即使再做几次,结果也基本相同。有的人故意想掩饰自己,最后很可能过不了测谎关。比如“你是否偶尔会想到一些坏得说不出口的事”就是一道测谎题,这样的题一共“埋”了10道。

  有很多人对这种方式不以为然。有些应聘者认为:这种测试只不过是改头换面的心理测试再加点专业知识的“杂酱”。简单化的考试评价不了一个人,但一套测评同样也反映不了一个人的全部,它顶多只能反映个人某一方面的特质。只不过这种方式是舶来的“时鲜菜”,因此它更有市场罢了。

  人才测评在中国还很“稚嫩”,它称出来的也许只是你的“毛重”而非“净重”,但面对越来越多的招聘、应聘、选择、考核、晋升、优化……你很难对它视而不见。也许不久后,你会拿着测评报告,有点自豪地说:“嘿!我还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