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医疗美容 学校教育 社会舆论 政策法规 人物访谈 房产家居
您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访谈 > 人物专访上集 精神心理和成瘾治疗专家何日辉揭

人物访谈

人物专访上集 精神心理和成瘾治疗专家何日辉揭

作者:admin发布日期:2020-03-31 09:12

  作为一名在临床中打滚了13年,擅长治疗青少年抑郁、双相障碍和成瘾疾病,还一度登上《新闻联播》而一夜成名的精神心理科医生,我经历了很多深刻而有意义的故事。现在,终于有机会与大家分享!

  虽然节目时间比较长,文字比较多,但我相信,看完这个节目后,大家一定会对抑郁症、双相情感障碍和成瘾疾病有更深的了解!

  (视频旁白)你是否有成瘾的行为倾向?比如机不离身,疯狂购物,暴饮暴食。这种对某样东西欲罢不能的依赖,被称之为瘾。瘾是一种亟需警惕的东西。像网络成瘾,成瘾性成瘾,烟酒成瘾,更有甚者毒品成瘾,一不小心它就会将你吞噬。

  而他是一位跟各种瘾斗争了15年的专家,人称心理脱瘾哥。超过3000多个形形色色的瘾患,在他的帮助下戒除心魔,重新过上新生活。他就是今天的嘉宾——中国毒理学会药物依赖毒理专业委员会委员,国内首家青少年成瘾治疗中心主任,何日辉。

  主持人高:非常多,我觉得慢慢跟他们比较少共同语言。他们动不动就冒出一些词,什么“吃鸡”“农药”,听得我一头雾水。我其实手机里下载过很多游戏,想培养自己玩。但有时候我想想,我把它打过几关之后,我的收获在哪里呢?可能我也比较功利,我看不到收获在哪里。

  主持人杜:说明你是“农药”喝得不够多,所以没成瘾。我们看到最近有一个报道,世界卫生组织把游戏成瘾者归为精神障碍人士。所以,你看身边多了好多“病人”。咱们今天请来了专业人士,何日辉医生,来跟我们讲讲这个事。

  何日辉:一定要声明一下,游戏成瘾是否是一种精神疾病,是有非常多争议的,在国际上争议也很大。现在世界卫生组织有这个定论以后,把一些我们所谓的“网络游戏成瘾”列为一种精神障碍了,这个其实意义很重大的。

  何日辉:“瘾”分良性成瘾和负面的、不良的成瘾。其实我们很多人有些良性成瘾,比如说我估计你们两个主持人是工作成瘾。因为你们对这个工作非常热爱,在做这个节目的时候

  你们是一种非常开心的状态。你们这是属于良性成瘾,领导肯定很喜欢,我们的观众肯定也会很喜欢,我觉得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杜:但前段时间,新闻报道“豫章书院”事件,这个书院宣称可以治病救人,成瘾的来治。但是这个治疗手法我们觉得有点重,有点虐。

  (视频旁白)去年年底,世界卫生组织将游戏成瘾列入了国际疾病精神障碍分类。而我国首部《网络成瘾诊断标准》也在去年11月8号通过专家论证。不久将在全国各大医院精神科推广使用。这意味着游戏成瘾的患者将会逐步得到更加科学专业的医疗。

  而在此之前,不少家庭将希望寄予社会上一些游走在法律灰色地带的戒网瘾学校。像前段时间被曝光的南昌豫章书院,其用暴力手段对青少年进行监视殴打、关闭,引发了广泛关注。

  何日辉:豫章书院的做法是非法的,尤其是这个疾病标准出来了以后,有网络成瘾必须到正规医疗机构接受专业治疗。但以前没有这种说法,所以大家谁都能治。他们作为社会机构,打着学校的名义,实行所谓的干预或治疗的时候采用了一些非法的手段,把孩子囚禁,甚至可以说是。

  比如说,所谓的戒尺把孩子打得非常痛苦,这其实是对孩子造成二次伤害。他们用很简单的方式,让孩子建立一种恐惧的心理。简单来说,就是你再不听话,就把你送到豫章书院去。那孩子一下就害怕,就表现老实一点。实际上,他们在帮助父母塑造听话的孩子。

  何日辉:高老师这个比喻很贴切。但是那个马戏团训练动物还有个好处,有些好的行为还给动物一些奖励。但豫章书院没有,只有惩罚,而且是非常严重的惩罚。所以,我觉得豫章书院其实反映了国内一个严重的问题:对于有行为问题的、尤其是网络游戏成瘾的青少年,诊疗概念非常混乱。当然,现在标准出来了,后面就慢慢规范了。

  不知道大家前段时间有没有关注杨永信。杨永信是精神科领域的一个大夫,还是山东临沂四院的副院长。按道理来讲,精神科大夫治疗这个病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杨永信的做法更残忍。他用电休克、电击的方式摧残孩子。

  ,让孩子必须承认有网瘾。像高老师这样不玩游戏的,假设也送去的话,你马上就会有网瘾。因为只要你说没有网瘾,一进去就给你电击,电得你死去活来,那你招还是不招?当时有种说法,说就是刘胡兰进了那个地方,都没有办法,一定要承认,因为太痛苦了。

  最后,得孩子屈打成招了,但其实孩子很多问题没有解决,还造成巨大二次伤害。所以,杨永信事件已经引起了国际学术界的关注,上了《Science》杂志,在科学界臭名昭著了,引起了很大的议论。

  但是,为什么很多父母很认可杨永信?因为,一个游戏成瘾的孩子,只要进到他那所谓的十三号房,被他折磨摧残半个小时出来以后,一见父母马上磕头、痛哭流涕,认错。父母一下子就认为这是神医啊!

  一个精神科大夫居然作出这种行为,我认为他是有人格障碍的,他有偏执型人格障碍和自恋型人格障碍。所以,大夫有病,我认为这个事情太恐怖了。

  何日辉:其实,这个病还真的很严重。他还不是简单的偏执,他有自恋型人格障碍,成瘾。他把孩子虐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他很开心,非常开心。

  何日辉:对。人们说医护人员是白衣天使,老师是灵魂的工程师。我认为这两个职业的人员如果精神心理有问题的话,是很恐怖的事情,会对我们的孩子造成摧残。杨永信他说治疗了6000多个孩子,实际上,从专业的角度来讲,他至少制造了6000个创伤后应激障碍患者。

  (视频旁白)用电击网络成瘾青少年的方式,使他们身心受到极大的痛苦,迫于恐惧而服从,这不是治病,而是施刑。但是对于有成瘾孩子的父母而言,他们并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

  出于习惯,人们很容易将成瘾和毒品联系在一起,游戏成瘾的诊断一出,游戏很可能背上黑锅,被视为所谓的电子海洛因。很多家庭本来紧张的亲子关系,可能变得更为紧张,而实际上关于成瘾的标准又该如何判断?

  何日辉:这种成瘾五花八门都有,但我们要正确看待。以前一说到瘾,想到的多半是毒瘾、海洛因成瘾和些成瘾。现在最新出现了一个问题,网络成瘾。还有就是恋物成瘾,很多人可能会以为恋物成瘾患者。

  何日辉:如果从瘾这个概念来解读的话,它本来就是一个病。你看这个“瘾”字,病字头下面一个隐藏的隐,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疾病。那从临床角度,到底疾病的界限在哪里?其实很简单。

  第一,是否让自己或别人感到痛苦;第二,是否影响到社会功能,社会功能是否受损,比如说正常该去学习的,不学习了,该工作的不工作了。

  主持人杜:如果有一个工作成瘾的领导,老是工作,还要求底下的员工也疯狂工作,这算是社会功能受损吗?

  何日辉:这也很麻烦,所以会导致你出现工伤(笑)。从精神心理专业角度上看,的确有一部分领导可能是双相情感障碍。老百姓的说法是躁郁症,或者叫轻躁狂,通常表现为非常有、有感染力,经历非常充沛。

  主持人高:其实,生活里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点瘾。我觉得,关键不是治病的问题,而是引导的问题。既然你说了,把这个不好的瘾引导到好的地方去。

  何日辉:也有人恋爱成瘾的,离婚成瘾的。当然,我没有治疗过,但线多次。其实,瘾从脑科学角度来说,只要能够改变我们大脑对外界的感知的物质和行为,

  我们现在对瘾的认识在逐步深入,以前我们都认为,成瘾就是道德有问题,意志力薄弱。其实不是的,我们大脑有个奖赏效应回路,也叫做愉悦回路。我们日常的很多行为,比如吃美食、性行为等让我们开心的事,还有游戏、、酒精、毒品等等,都会让激活这个回路,导致我们体内多巴胺释放增加,我们就感到兴奋。追求兴奋的感觉是动物的本能,所以,成瘾其实一个动物的本能。

  (视频旁白)成瘾行为从专业上讲,就是成瘾性疾病。而脱瘾哥何日辉的成名,与我国内地首家青少年成瘾治疗中心密切相关。

  这个治疗基地藏身于广州市郊,全国各地的家长带着孩子慕名而来,有何日辉独创的何式戒瘾法,被认为打破了固有的治疗传统,将药物治疗心理治疗行为矫正,感恩教育和社会支持融为一体,挽救了许多年轻人被止咳药水喝掉的人生。

  何日辉:一般都是重症。我是治疗处方药成瘾成名的,就是青少年喝止咳水、曲马多成瘾等。2015年5月1日,(含磷酸可待因成分)止咳水被国家列为二类精神药品,现在在市场上买不到了。可能给大家带来些不方便,但减轻了这个社会问题。

  这个病当时很严重。我印象最深的是,当时治疗的一个孩子,喝联邦止咳露喝了十年,最后两年他一天差不多喝十瓶。我们正常人一般一次性就喝十毫升,他一天喝至少十瓶。最后两年,他的身高由1米72缩短到1米60。

  强仔:“上面是因为喝联邦喝的。没有喝很辛苦的,好不舒服,整天想睡觉,肚子又不舒服,整天打哈欠流眼泪。”

  唐翀(医院青少年成瘾治疗中心医师):“大量滥饮止咳水后,止咳水里面的磷酸可待因进入体内,与钙结合,造成钙的流失,造成他发育不良”。

  (旁白)强仔当时究竟喝下了多少止咳水呢?从12岁开始,在同伴的带领下,他尝试喝止咳水。每瓶120毫升,成瘾后,他每天少则喝七八瓶,多则要喝到20多瓶。八年来喝下的剂量相当于210桶18.9升的桶装水。在众多到成瘾治疗中心治疗的患者中,他轻易获得了“邦王”的称号。

  强仔:“花了一百多万。一天十支,三十元一支,每天就要三百元。十天就要三千元。小数怕长计。计起来的话,全部都是钱。如果有后悔药,吃下去可以变回原来的样子,你要我怎样都可以。”

  (旁白)一个健康挺拔的青年,在两年内迅速变成一个驼背跛脚的“老头”。滥用止咳水对的伤害显而易见,然而这么严重的成瘾案例,又能否顺利康复呢?

  何日辉:他到我们这边就诊前,曾在我们广东省人民医院被误诊为强直性脊柱炎。那时他上午打吊瓶,下午就继续喝(止咳水)。后来到我们这边治疗了五个月,最后不但把他的瘾治好了,身高还恢复了六公分。这也超出了我的希望,我真的没想到他的身高会恢复。

  何日辉:止咳水滥用了那么多年,导致他患上重度的骨质疏松。那孩子来的时候,胸廓是前突的,后面的脊柱是S型的弯曲,就是头把脊柱压得撑不住了,出现了变形。他的骨质疏松得就像七八十岁的老头,老太太一样。

  后来我们给他综合治疗,补钙、补一些软骨素等等。最后他的身高还恢复了六公分。他来的时候走路都是跛行的,医院的人员跟他开玩笑,说他像鸭子,他心理很健康,觉得也没啥。最后出院的时候,他上蹿下跳能打篮球,恢复得非常好。出院不到一年他奉子成婚,还带儿子过来找我。

  他说,何医生,你老是说喝止咳水对身体伤害很大,你看我这个儿子很聪明。我说,你这臭小子,如果你不喝止咳水,你儿子可能是个天才。你这一喝止咳水,一个天才被你泯灭了,

  后面发现,太多的学生在喝止咳水,还有曲马多等处方药,现在演变成别的,什么复方甘草片、美沙芬。这些是药物不是毒品。

  (视频旁白)一直以来,毒品就和药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通过社会和媒体的宣传,大家可能对于毒品已经做到防微杜渐,但却可能因为“药物”这样较为温和的字眼,未提高警惕。

  其实,药物服用方式不当,同样会出现类似使用毒品带来的成瘾症状。尽管精神和类药品一直都是我国严格管制的对象,但何日辉在临床中发现,青少年滥用药物成瘾问题可能比想象中严重得多。

  何日辉:我的背景比较特殊。我是医生出身,从当中我们发展出一整套治疗方法。我称之为“度成瘾快速治疗法”。一入院,必须把滥用的药物停下来,然后首先要用药控制戒断反应。

  接着,就用“全麻下超快速脱瘾”疗法,把患者体内的留存的药物或毒品迅速的排解出体外。然后还要要给他做心理治疗,把心瘾消除掉。心瘾的消除是一个难关,我们临床上通过催眠方式把心瘾消除,这是很大的突破。

  心瘾消除后,我们还要很多工作。例如,这些孩子家庭可能很有问题,我们就要处理家庭的冲突。有一些孩子可能还有学习障碍,一些青少年病是治好了,但是学校回不去了,因为他学习学不进去。所以我们还要让他“学习上瘾”,这个是良性的瘾。还要纠正很多孩子的三观,有些孩子认为,“人生在世,快活二字”,追求物质享受或者刺激。

  因此,我们这个治疗是系统的治疗。所以,我经常说成瘾是一个表象,背后实际上是孩子心理出问题了;而心理问题的背后,就是家庭问题和社会问题,一定要系统的治疗才行。

  (视频旁白)“度成瘾快速治疗法”是何日辉通过多年的临床研究和实践,针对成瘾性疾病开创的一整套技术体系。其中,UROD(即全麻下超快速脱瘾)是最不可或缺的一环。据说,它能够使身体脱瘾,成功率高达100%。它是怎么做到的呢?

  何日辉:这个疗法的临床操作方法很简单。首先,这个不是开刀,不是手术。这个技术一开始是是欧洲人发明的。比如用来治疗阿片类药物成瘾,如海洛因、吗啡、杜冷丁,还有曲马多、止咳水的病人时,对他体内注射一种对抗性的药物。

  简单来说,如果把患者滥用的药物或毒品称之为毒药的话,我们就给他一剂解药,好像对抗一样,把他体内所谓的毒素——就是成瘾的药物,大约在3到4个小时以内迅速排出体外。所以,身体康复速度非常的快。

  但是因为这种治疗是对抗的,这个病人戒断反应是非常强烈,会受不了,如果病人是清醒状态的话,不知道痛苦得跳楼跳多少次了。那我们就用方法,让他没有痛苦地渡过这个急性疼痛期。所以,他最痛苦的时候,是在的状态下的。等他醒过来就好多了。

  我印象特别深的是,我当时一夜成名是因为治疗了一个曲马多成瘾的40岁女性。她以前是吸食海洛因的,后来用曲马多替代海洛因成功了,但曲马多就戒不掉了,去过很多次戒毒所都是戒不了。

  她来到了我们这边以后,我们就给她做全麻脱瘾,也就是UROD。做完以后,她第二天感觉特别特别的轻松。用她的话来说,就是重生般的感受,从来没有这么轻松的感受。所以,她特别的兴奋。

  何日辉:我在济南创业的时候,另一个案例更典型。也是用曲马多替代海洛因成瘾的患者,是个亿万富豪。他吸食海洛因反复十年了戒不掉。我就大约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先给他用药物替代,替代下来了以后,等到离出院还有一个月的时候,就给做了个全麻脱瘾。

  也因为这个个案,我的心瘾消除技术突破了。脱瘾后的第二天,我给他做催眠,消除心瘾,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结果,当天效果就出来了。第二天我查房时候,他告诉我又一夜没睡着。我当时吓坏了,因为如果病人连续两夜没有睡着,作为精神科大夫是很紧张的,担心是躁狂症。

  最后,他告诉我原因。因为我前一天给他做心瘾消除,我给他建立了一个新的条件反射——一想起海洛因就恶心。结束后,他跟爱人一起出去吃饭,他就像尝试一下,现在想起海洛因会有什么感觉?

  结果,他一想海洛因的时候马上就恶心(呕吐状)。他老婆说,你在干嘛?他说,何医生植入程序很有效,我一想到那东西就很恶心。他老婆还说,没有这么夸张吧。他告诉我,他当时心里狂喜,因为海洛因就像个心魔控制了他十年,通过心瘾消除以后,他的海洛因成瘾就没有了。

  (视频旁白)这是一位曲马多成瘾少年药瘾发作时的场面。除了是药瘾患者,他还是一个孩子。他的命运因为服用了这种白色的小药片,而发生了彻底的改变,强迫戒断是他唯一能让生活重回正轨的选择。

  然而,戒毒脱瘾,正在除心魔,心魔不除,毒瘾难戒。何日辉采用的方法同传统戒毒方法有何不同?为何能保证患者的心瘾不再复发呢?

  何日辉:这是一个很专业的问题。临床中,一般医疗机构用的脱瘾方法都是比较简单的。要不就是药物替代,要不就是中药等。以前还有有强戒的方法,专业上叫“冷火鸡疗法”,就把患者关起来。

  这些方法其实也可以解决身体上的依赖。但有两个问题,第一是病人比较痛苦,第二是病人康复的速度太慢,在康复期内身体会有很多残余的症状,比如失眠、或者疼痛。这些症状会导致病人复发。

  我们这个方法跟一般的方法相比优势非常多。第一,身体脱瘾的成功率百分之百,其他方法做不到。第二,时间很短,只有三到四个小时,其他方法起码要七天或者十四天。第三,做完之后,心瘾大幅度降低。第四,就是缩短康复期。

  (视频旁白)近年来,一种不同于传统方式的网络,正从沿海一带经济较发达的地区向内陆地区蔓延,并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日辉成瘾和治疗中心工作人员:“更严重的是,最后决定接受治疗的患者寥寥无几,他们不认为这是一种病,总是抱着一个回避的心态去处理这个问题。可能最后的结果就是愈演愈烈,越陷越深。”

  何日辉:我们病区有一个成瘾的,八年,输了300万。他一直认为自己一定能赢。但实际上已经输了300万了,他还认为一定能赢,而且把当作事业,非常地偏执。我们帮他治疗的时候,最主要就是做心理治疗。

  后来,我发现一个很小、让我们感到很意外的原因。他为什么那么偏执地认为自己一定能赢呢?原来,他小时候在大家族里生活,有很多小孩,一起玩牌。他的记忆力比较好,总是赢,他的奶奶就很开心,老是夸他说这个孙子最聪明,就能赢!

  结果,奶奶这样经常夸他以后,“你能赢”“你很棒”“你很聪明”,就慢慢进入他的潜意识里面,他就认为自己一定能赢,最后就变成了偏执。那么,我给他做了催眠以后,把他这个问题处理掉,他的冲动就一下子降下来了。

  何日辉:做这样的治疗,我们是用深度催眠的,不用药的。通过语言的诱导,让他进入深度催眠的状态以后,回到小时候他奶奶经常夸他的那个情景里,他是“看”得到当时的情景的。然后我们作出处理,比如说给他做认知治疗,告诉他:奶奶夸你,只是在表扬你而已,并不是说你一定有天赋,你一定能赢。

  这样,把他当作一种开心的情绪处理掉之后,他就很平静了。等到把他重新唤醒以后,这个叫患者的成瘾症状就大幅度改善了。

  《晚安广州》是一档高端访谈类节目,节目内容包罗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着重精神层面的分享与愉悦。节目每期邀请一、两位来自各行各业的精英人士作为嘉宾,由他们讲述自身的经历和故事,分享或喜或悲的心路历程至今,《晚安广州》迎来了600多位嘉宾,其中不乏重量级人物,例如霍震寰、林怀民、倪惠英,作家阿来、蒋方舟,著名雕塑家潘鹤、以及高晓松、杨锦麟、郝海东等文化艺术、体育界的名人。

来源:未知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美业网-中国美容化妆品行业门户网站   承办单位:中美业网-中国美容化妆品行业门户网站
新闻热线:      
技术支持:美业网-中国美容化妆品行业门户网站建设